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正文
在我自己的孩子尚未到来之前,我自认为是个能理解孩子也能体会家长处境的人。我以为自己颇有宽容心,所以如果遇到不乖的孩子,给予孩子一点顽皮的空间,这我做得到。
但,事实不然。
真的被我遇到的时候,我的宽容也只在我狭小的眼界中,没有比别人宽容到哪里去。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那是十几年前的一件事,但我记忆犹新。

还是单身自由自在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假日前往百货公司逛街,一到午餐时刻,小吃街人潮汹涌。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四人小桌有空位,桌子的另一边坐着一对姊弟,于是我问:「这 里有人坐吗?」两个小孩眼睛直直的看着我,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当时没有想太多的我就把手上的拉麵放下来,坐在两姊弟的面前準备吃我的午餐。才坐好,突然间,坐在对面的弟弟向我丢来一团揉过的小纸球!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我把纸屑放回他的面前,拆开筷子,正要吃饭的时候,纸屑又飞进我的餐盘,这次差点掉进我的汤里。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眼前的小弟弟傻笑着,那表情是顽皮?是听不懂?我竟然无法分辨。于是我转头向旁边的姐姐说:「你可以跟你弟说ㄧ下吗?这样是不对的。」我把所谓管教的压力丢给了旁边的姐姐。

小姐姐可能也不过七岁,她有一种不知所措莫可奈何的表情,看着我却没对弟弟说任何话。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两姊弟就这样直楞楞的坐在我面前,一句话都不说。
我把小弟弟的纸屑再度放在他面前,严肃的跟他说这样做是错的。(底迪一样是傻笑的脸对着我)
再看看姐姐,姐姐像是卡在一个无法动弹、无法沟通的状态,眼睛看着我却不说话。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我心里苦笑着,天啊,这家长是怎幺教的?能教出这幺奇怪的小孩!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我再度动了筷子,正要吃麵的时候。
这时我真的生气了。
放下筷子,我站起来!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大概就在此时,一个妇人狼狈的从人潮中穿出,满头大汗,双手端着咖哩猪排饭,急急的向我们这桌走来。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我都还没开口呢,妈妈马上道歉:

不过,剎那间我似乎明白了一些过去我不太清楚的。

看着这妈妈慌忙的道歉,突然间感到家长的疲惫辛苦,面对一个与众不同的孩子,甚至花了比别人更多心力来教导却不一定能让孩子在每一种状况下都能懂得社会上的一般应对。我也同时理解那七岁的小姐姐的动弹不得和无法向我解释什幺的呆滞。而这个丢纸屑的弟弟,也许他很爱他的妈妈,不愿意看到妈妈的座位被别人佔住了,不知怎幺与他人对话的他,用丢纸屑来表达!我当时并不懂面对所谓过动儿真实的困难在哪里?但在妈妈立即的道歉中,我ㄧ下子能感觉到自己因为不了解状况而发的怒气显得有点残忍!

但剎那间我竟然无法放下怒气,说出了最没同情心的话:「你教教你的小孩不要把纸屑丢到别人吃饭的盘子上!」然后我就端着自己的拉麵,另外找地方坐下,因为在当时我不知道如何应对,也不知道如何放下情绪。

其实这件事发生后,我对我自己的怒气相当后悔,如果当时我已经知道孩子有其特殊的性质;如果当时我对「过动」的问题有更多了解,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处理方式?面对这样的小孩对我来说只是几分钟的困扰,但是孩子的母亲,却是几年几年的耗费着她的心力?想到这里,我突然非常的不捨母亲(或父亲)的角色。尤其当我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养育孩子的过程使我的同理心更能感同身受。当别人可能看不惯我儿子一时的任性哭闹,我却极难在某些情况下解释孩子身体正在不舒服的状态(或是有各种难以说明的细节所影响)。当路人不能了解的时候,妈妈得自己吞下所有的状况,也必得自己承受所有人的眼光和批评,回家一边疗伤一边慢慢与孩子互相琢磨改善。

当然我们也能现实的说,别人家的孩子是别人家的事情,与我无关。但身为一个路人,在不清楚眼前的家庭是以什幺方式教养着孩子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以一个成熟大人应有的宽容心来看待孩子与社会接轨时的不适应。当每个孩子都能在大人善意的看顾下好好成长的时候,整体社会才会变得更好。

徐玫怡:在外面遇到不乖的小孩…

宁愿朝善意的方向体谅家长本身能力有限,就像那位必须在人潮中买猪排饭的妈妈,暂时也只能先让孩子在座位上等。没有一个家长的能力是全面的,如果我这种路人能在不知情下还能多一份体谅的心、多一点善意的冷静,在当下就是一种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近发表
内容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