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生明:『一场又一场,现在拼人生这一场』

正文

【09/01台北】中华成棒代表队总教练徐生明今天上午在召开记者会后回到病房静养,中华职棒联盟李文彬秘书长随即前往探访,在近约三十分钟的谈话中,徐总教练回忆这一个多月以来身体不适的情形,徐生明总教练说:『一场又一场(比赛),现在就拼(人生)这一场了!』

徐生明总教练在出国前就知道自己的肾脏状况不好,『在国外比赛这段期间,生活品质非常不好,很辛苦。』徐总教练说,在罗马时住的地方空间很小,除了没有冰箱没有电视外,也只有简单的淋浴设备。『到了义大利下飞机后的两、三个小时内就要去练球,每天早上十点钟饭店强制我们要离开(整理房间),饮食和生活的内容和习惯完全被打翻。』

『到了那边以后,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亚运、奥运这种比赛规模实在太大,没有办法让球队在比较好的生活品质下训练与比赛。十点要比赛,六点半就得要起来,场馆离选手村也不近,又有层层的关卡要通过。』徐生明总教练回忆起当时身体感到最不舒服的时候:『我们十点顶着大太阳练球,我已经觉得非常不舒服,没有办法站着,只能躲到休息区的木凳上休息。那时,提着装备袋的感觉非常沉重;虽然人已经很不舒服,但是我怎幺能说,那一定会影响选手的。』

在国外住的品质不好,吃的方面也让已经是病人的徐总教练更难调适:『选手村里的食物更是鹹得不得了,对肾脏更是不好,到了后来我一闻到食物的味道就想吐,只能吃水果。』

中华队在结束了奥运的比赛后,选手趁着空档在雅典街头散心;徐总教练没有跟他们出去,独自留在旅馆。『不是我一个人在闷,是我根本走不出去。刘志昇教练很好心地从他住的地方来带我出去走一走,但是我坐在咖啡厅就已经想吐,坐在电车上头已经昏得不得了。』徐总教练说,如果当时他还和选手们一起出去的话,『那我想我肯定回不了台湾了!』徐总教练在旅馆静养了两天,準备要返回台湾前身体有感到稍微好一点,那时徐总教练打的算盘是,『我得要把这条命拖回台湾!』

从雅典飞到罗马,再经过曼谷飞抵台北,对徐总教练而言也是一段很辛苦的旅程。『从雅典到罗马时还好,但是到曼谷时已经很难过。我知道到了台北一定有很多媒体会来访问,所以我把墨镜戴上,硬撑住。』『回到家里我行李也没拆就去和信医院,医师一看到我就说:怎幺变这样?』医师在徐总教练出国前就警告他不要去,『要不然回来準出事!』徐总教练淡淡地说:『球赛的输赢可以接受,只是身体的状况,真的是超出了自己的评估了。』

面对週五即将进行的腹膜手术,徐总教练对于将来必须洗肾的状况还是相当乐观,『可以在医院洗,也可以在家自己洗。在家的话就是要带着机器按三餐洗肾,或是在睡觉的时候洗。』徐总再一次感谢大家的关心,说『比赛是一场比一场大场,现在就拼这一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